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草在夏風中舞蹈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陌上花開緩緩行  

2016-03-01 16:26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又是春暖花開時。蜜蜂兒采蜜忙,蝴蝶開始了戀愛。

大約在一千多年前的一個春天,江南草長鶯飛,桃花似火柳如煙,吳越王錢镠給他的愛妃寫信:陌上花開,可緩緩歸矣。這可能是史上最美麗的一句情話。都說好的詩句能在尺幅之間見千裏之勢,這一句短短的話,鋪展開一路爛漫春光。試想繁花似錦,一路踏花歸來,看梅桃杏梨次第開,路的盡頭,是期待與你共賞花月的愛人,到這時,縱使已是開到荼釄花事了,心頭必然有餘香芬芳。

所以說中國古代的人比現在要懂得享受生活,我們被鋼筋水泥包圍,被名韁利鎖束縛,往往在四季流轉時都是麻木不仁的。今天讀宋詞,發現另一個風雅的詞人:陳與義。其實詞學史上往往將他歸於辛蘇一派,但我更欣賞他婉轉空靈的小令詞。比如說著名的“長溝流月去無聲。杏花疏影裏,吹笛到天明。”今天使我有感觸是他的另一句詞:“今年何以報君恩,一路荷花相送到青墩。”與錢镠的話可謂有異曲同工之妙。只不過一為迎,一是送。比較起來,繽紛的爛漫山花路更為絢麗馥鬱,而開滿荷花的江南水路則更為清麗夢幻。唐代孟效中進士後的詩:踏花歸來馬蹄香。美則美矣,卻少了一份從容舒緩,多了一點急躁功利。

今年春天我居然沒有出去踏過一次青,也許是心裏還是念著那片春光的,下午居然做了一個夢,夢見我還只有十來歲的樣子,一個人在山裏轉啊轉,山上到處都是花團錦簇,各種我叫不出名字的花。開得生機勃勃,我走在花叢裏,真有點亂花漸欲迷人眼的感覺。

一場春夢了無痕,醒來後我不禁悵然若失。我生長在一個山清水秀的小山村,山倒是很多的,幾乎全無特色,童年時總共見過的花不超過十種。不過春天來了,花兒開得也挺熱鬧。這邊山頭桃花紅,那邊園子杏花白,放眼望去,則是一大片金燦燦的油菜花。比較好看的是映山紅,學名叫杜娟,有些山頭上滿山都是,那種花還可以吃,微酸。印象比較深的是一種俗名叫做老虎花的,花朵碩大,顏色像黃白相間的老虎斑紋,據說摘了是要爛手的,所以很少有人摘。還有芍藥,農村裏當作經濟植物栽培的,還沒開放時就被小朋友們摘了大把回家,插在裝有清水的玻璃瓶裏,不幾開就開得蓬勃無比,紫色的花盞托著中間金黃的花心,可能是當時見過最有富貴氣象的花了。至於雞冠花、節節高之類,也是某些人出於愛好才種植的,很少有。我一度以為節節高是世上最漂亮的花。小時候爸爸從外地帶回過一盆蘭草,開出小朵黃色淡雅的花,可惜不到二度花開的時候就枯萎了。

如果有一天,我能優雅從容地走上那一條鮮花簇擁的道路,慢慢地、慢慢地將這春光細細感受。那將是多麼富有詩意的旅程啊。也許,我缺少的,正是那看花的心情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